当前位置:紫河马 > 替身娘娘(下) > 替身娘娘(下)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八章

  秦晋领命护送亭嫣出宫,回到她和珠儿住的东巷。

  「格格-」珠儿一见到亭嫣就哭着扑上去抱人。「珠儿担心死了,也想死您了!」

  「珠儿别哭啊!」亭嫣轻轻推开她一些,拭去她脸上的泪。

  「我这不是没事,好好的回来了?」

  「格格……」珠儿泪水还是流个不停。

  「姊姊!」

  小亭渊走上前,亭嫣拥住他。「这一、两个月来有没有跟着老师好好读书?」她柔声问,抚着亭渊的头。

  「有!」亭渊响亮地回答。他也拥紧亭嫣,不住地笑,两个月不见,心里对大姊有着一股依恋。

  两人身后一道锐利眼光直射,亭嫣抬头,看到冷着眼的简福晋。「额娘……」简福晋抿紧嘴,眯起眼。

  亭嫣眸子略闪,她放开亭渊,改口轻唤:「福晋。」

  「嗯!」简福晋冷哼一声。「终于回来了?」这「终于」两字说得很重,别有寓意。

  亭嫣低下了头,心底百味杂陈。

  「不是说病得不知道人了?怎么这会儿一回来就全认得了?」简福晋苛刻地说道。

  一旁的秦晋愣了愣,目光略带疑惑。

  「是啊,格格。」珠儿一听简福晋这么问,想起什么似牠,抢着说:「我听说您伤了额头,还丧失了记忆,怎么这会儿您全好了,认得咱们了?」

  「我……嗯!」亭嫣没留意到秦晋的眼神,她点点头,对着珠儿微笑。

  「大好了!」珠儿高兴得什么似,像个孩子般雀跃地蹦跳、拍手。「我原还担心您连我都忘了,那可怎么好,我会伤心死的!幸好您总算恢复了记忆,总算想起珠儿了!」

  亭嫣没说什么,一径陪着珠儿笑。

  其实她隐约记得珠儿,就如同记得杏妃一般,在她的记忆中不曾被抹去的只有这两个人而已!

  至于为什么会如此,她也不明白……「格格,」一旁候着的秦晋终于开口说话。「既然平安送您回来,那我得赶紧回宫复命去了!」

  亭嫣点点头。「秦总管,您慢走。」她送秦晋到门口。

  「且慢!」简福晋突然出声唤住秦晋,在敉大娘的搀扶下颤魏魏地走上前去。

  打从简王府被抄之后,这些日子她的身子弱了许多。「秦总管,孇儿呢?孇儿她怎没一道回来?」

  秦晋和亭嫣对望一眼。「回福晋的话,十三爷的意思,亭孇格格的去留随她自个儿主意。」虽然简王府已被抄,礼貌上他还是尊称简福晋为福晋。

  简福晋脸色一变。「这是什么意思?」

  秦晋也不知简福晋在不高兴些什么。「这……」

  「你的意思是说孇儿她不肯回来?」简福晋厉声质问,情绪激动起来。「她不肯回来……她不肯回来见我?」

  她向来最疼亭孇,连亭渊也比不上,可现下亭孇却滞留在宫内,丢下了她不理!这教她痛心!

  「这个……这个找他不清楚,这就要问亭孇格格自己了……」

  「亭嫣!你再给我进宫去,去问问嫂儿她为什么不肯回来兄我!」简福晋转向亭嫣,厉声命令。

  所有人全静下来,等着亭嫣说话。

  「幅晋,」过了好半晌,亭嫣终于开口。「我是不会再回宫里去了。」她温柔却坚定地道。

  简福晋瞪大双眼,指着亭嫣。「你说什么!你敢违抗我?」她把对亭孇的怨气发泄在亭嫣身上。

  亭嫣垂下眼,态度坚决。「不管您怎么说都好,就算您要误会我,我也不会再回宫里去了。」

  简福晋没想到亭嫣竟会违抗她,气得身子发颤,一怒之下一巴掌就扫到亭嫣脸颊上……「格格!」珠儿大叫,冲上前去扶住被简福晋一掌打得摇摇欲坠的亭嫣。

  其它人全愣在原地,张大了眼。

  「福晋,您下手这么重做什么?二格格是您生的,难道格格就不是您的女儿?」珠儿气得对着简福晋大吼大叫。

  「她本来就不是我的女儿,她是一个下贱女人生下的野种!」

  简福晋恼羞成怒,将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一股脑儿全掀出来!

  所有的人全呆住了!大伙儿怔在原地,直到珠儿的话唤醒了众人「忘恩负义的是二格格,不是格格!您为什么要把气出在格格身上?就算格格不是您亲生的,她孝顺您、爱您,她有哪一点对不起您?」看见亭嫣嘴角淌血,珠儿气得全身发抖。

  简福晋愣住,珠儿的话像是一根棍棒,无情地打在她心坎眼上!她也在发抖,回过神来才发现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在她身上,他们眼神里充满谴责、不以为然……连亭渊也不例外!

  「你们……你们做什么瞪着我瞧!?是她不听话!我只是教训她,我又没做错什么!」简福晋两眼发直,颤着声反控。

  众人不说话,全不以为然地撇过头去。

  珠儿气得再也说不出话来,扶起了亭嫣说道:「格格,咱们走吧!」

  亭嫣垂下眼,顺从地任珠儿扶她回房。

  她已无话可说。这一幕像一场闹剧,在她受伤的心口又划上一道残忍的刻痕

  ★★★

  夜已深,宫里各处都已熄灯,秦晋手里提着灯笼,顶着寒风一路往东苑过去。

  「秦总管。」打盹的小厮一见秦晋过来,忙打起精神,不敢再偷懒。

  「爷呢?在书房睡下了?」秦晋脱下披风,搁到小厮手上。

  「还没哩!屋里灯火一直没熄过!」小厮回道。

  秦晋望了房门一眼,心底暗暗叹口气。

  他挥挥手让小厮走开,自个儿走到门前去敲了敲房门。「爷,是我,秦晋。」

  房里沉默半晌,终于传出回音。「进来!」

  秦晋推门进去。「爷,这会儿已经丑时了,您再不歇息,一会儿天就亮了!」

  他一进门看见德煌果然还在批阅公文,不禁劝道。

  「少啰了,我自有分寸!」德煌头也不抬,一径埋首在公文里。

  秦晋皱起眉头,心底急起来。

  「可是,自从亭嫣格格走后,您就这么不眠不休地忙于公事,个把月下来,就是铁打的身子也要撑不住的!」秦晋忍不住道。

  突然「啪」地一声,桌上的文件被德煌打得四散分飞!

  秦晋吓得缩起脖子,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谁让你提起她!」德煌抬起眼瞪住秦晋,脾气突然爆发。

  秦晋吓得跪倒,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了半天才弄明白爷口中的「她」,原来指的是亭嫣!

  「永远,永远不许再提起那个女人!你听明白了?」德煌捏紧拳头,咬着牙怒道。

  「明、明白了……」秦晋害怕归害怕,可心底却揣测起德煌的怒气所为何来!

  他在十三皇子府邸伺候多年,打小看着十三爷长大,爷的性子他多少也能摸得几分了。

  德煌呆征了半晌,终于抑下怒气,仍旧低头审视公文。

  秦晋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退了出去,才推开门,就听见外头小厮无奈的哀求声。

  「亭孇格格,奴才不过是个看门的小厮,求您别为难奴才!」

  「放肆!不过是一条看门的狗,本格格是十三爷的贵客,你敢跟我啰嘹,还不快给我让开!」亭孇尖声斥喝。

  「这、这不能让开啊!一让开我这条小命就没了!」小厮叫苦。

  他的任务就是看门,要是谁都能进得了门,爷要他有什么用?

  亭孇没有耐心,她眺起杏眼。「你让是不让!?」

  「不让,不让,不能让啊!」小厮硬是挡在房门前。

  「你-」

  亭孇正要发怒,秦晋连忙走近。「什么事儿,大呼小叫的!要是吵了爷,不怕受罚打」表面上是斥责小厮,实则是警告亭孇。

  「秦总宫,你来的正好!这奴才竟敢挡我的路!」亭孇听不出秦晋的弦外之音,反倒跟他告起状来。

  「总管大人,我这是奉命行事,不得已的碍…」

  秦晋奉手阻止。「行了,我听到了!」他转向亭孇。「亭孇格格,爷这会儿正忙着,我想您还是别进书房的好-」

  「连你也想挡我的路?」亭孇眯起眼,怒火又起!

  打从她伤了亭嫣后,德煌就不再见她,这会儿亭嫣都离宫个把月了,德煌还是不理会她,可却又没要赶她出宫的意思。这让她纳闷,更让她心急!今晚无论如何,她都得探探德煌的意思。

  秦晋闷哼一声。「格格误会了,奴才可没这意思!只是咱们都是奉命行事的,主子吩咐了不准任何人打扰,还请格格别为难咱们……」

  亭孇两只拳头握得死紧。「狗奴才!动不动拿你主子压我,你知不知道我是你主子的贵客?我可不是那个被休回去的女人?」

  「方才您已经说过一次您是贵客了!」秦晋意兴阑珊地道,口

  气开始不耐烦。

  「我说二格格,大格格是犯着您什么了?没事儿您何必扯到大格格身上?」左右只是个闲客,却这么张狂跋扈,给脸不要脸,他已经懒得再理会。

  「放肆!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亭孇气得指着秦晋的鼻子骂道。

  秦晋摇摇头,咋舌。「还真是母女不是?那天我送大格格回东巷,大格格一见到福晋就好声好气地上前叫了一声额娘,谁知人家不领情,还指着大格格的鼻子骂!敢情这年头风水欠佳,好人不伸张,坏人倒耀武扬威起来了!」他讪讪地说着风凉话。

  「你、你拐留抹角的骂谁?」亭孇气得全身簌簌发抖。

  她长这么大,头一回被糟蹋,还是被个她最瞧不起的奴才!

  「骂谁?」秦晋夸张地左右瞧了瞧,才扯开笑脸反问亭孇:「我刚刚有骂人吗?这儿有谁能让我骂的?」

  一个亭孇最瞧不起的奴才,骂起人来可比她高明多了!

  亭孇气得差点儿没昏死过去!

  「秦晋!」正在这时,书房里头传来叫唤声。

  秦晋脸色一整,打起精神,走到房外回话。「爷,有事儿?」

  「你进来!」德煌严厉的声音自书房内传出。

  「喳!」秦晋欲推门进去,先转头瞟了亭孇一眼,再对看门的小厮吩咐道:「听见没?爷只让我进去!留心看好门,闲杂人等该轰的轰,该赶的就不必客气!」

  「喳!」小厮会意,喜孜孜、十分有精神地应了一声。

  秦晋懒得去看亭孇的反应,立即推开门进去……「爷,您叫我?」秦晋一进到房里,就看见德煌已经等在房门口。「是不是二格格在外头打扰了您了?我已经让小厮赶她走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德煌上前抓住他的手。

  秦晋一阵错愕。「我……我说我让小厮赶二格格走!要是您想让她进来?」

  「我是问你在外头说的……你说送亭嫣回东巷,她一见简福晋就上前叫了额娘?」德煌急迫地质问。

  「是、是啊,当时的情况是这样没错。」秦晋不明白爷为什么急着问这个,他糊里胡涂地回话,着实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当时的情况怎么样,你给我从头到尾、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德煌沉声道。

  秦晋给德煌这模样吓住,赶紧努力回想,将那天送亭嫣回东巷的情况,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德煌听完后放开了秦晋,默不作声,脸上掠过无数阴霾……「爷?」见德煌脸色不对,秦晋不放心他,大着胆子又唤了一声。

  「你去准备准备,明天我要出宫一趟!」他突然沉声下令,脸上一片肃穆。

  「喳!」秦晋也不敢多间,只能应声。

  「你出去吧!」德煌手一挥,旋即背过身。

  「喳!」秦晋退了出去。

  德煌怔怔地瞪着烛台上的蜡泪,握紧了拳头……秦晋的话在他脑海里不断回响她明明已经回复记忆了,为什么还装着不认得他?

  或者地想起了所有人,就是想不起他!?

  「砰」地一声,他重重地一拳击在墙上,墙面因为承受不住这重击,一片片泥灰簌簌地剥落下来。

  他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就算她已经跟了富尔硕,他也要她给他个交代!

  鲜血从他受创的手上冒出,他却浑然不觉……逼走她后,这几日他终于明白,他为她心痛已经是事实!就算她忘了他,就算把她逼到富尔硕怀里也无济于事!

  他仍然为她心痛!

  现在知道她有可能早已恢复记忆,他的心更是不得安宁…必要时他会在所不惜地抢回她……他要把她从富尔硕手上抢回来! 保存书签

第七章 第九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