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替身娘娘(下) > 替身娘娘(下)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九章

  回到东巷已经一个月,亭嫣并没有跟富尔硕走。

  富尔硕曾想带她走。「你早就恢复记忆了,是不是?」他问道。

  他看出她对福晋和珠儿、亭渊等人并无陌生感,由此猜测她已恢复记忆。

  他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不对德煌坦白?他必须弄明白这个问题。

  亭嫣没回答,无言地承认。

  空气中回荡着教人透不过气的压抑……「你爱上他了,是不是?」富尔硕终于问出口,语调里有深深的失落!

  亭嫣仍然没回答他的问题。

  「你不会跟我走了!」他黯然道,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亭嫣抬起眼,终于轻轻道:「我们永远是兄妹……」

  「我宁愿不要。」他别过头,不教她看见眼眶里的男儿泪。

  然后他回到西北,一去无讯息。

  ★★★

  「珠儿!」秦晋在马前领路,到了东巷,他先行下马进屋叫唤。

  「秦总管?」珠儿从后头出来,手上还拿着锅铲。

  「你家格格呢?这会儿她人在哪儿?」

  「你找格格什么事儿?」珠儿问道,放下锅铲,两手在围巾上抹了抹。

  「十三爷来了!」秦晋急道,已经听见马蹄愈行愈近的声音。

  「十三爷?」珠儿吃了一惊。「他来做什么?」

  珠儿的话没说完,德煌的马已经到了门口。

  「爷!」秦晋赶忙迎出去,珠儿跟在他身后。

  德煌下马,任由随身小厮牵走坐骑,他不发一语,抬眼打量眼前这幢简单的四合院。

  「爷,这儿就是大格格住的地方了!」秦晋上前道。

  德煌皱起浓眉,转眼看见珠儿,他盯住她问:「格格呢?」

  珠儿嗫嗫不安,没有立即回话。

  见珠儿没反应,秦晋替她紧张,偷偷伸手扯珠儿的衣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提点。「珠儿,你哑巴啦?没听见爷问你话吗?」

  「我……我不知道格格在哪里!」珠儿结巴地道。

  秦晋瞪大眼。「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真的不知道嘛!」珠儿理直气壮地道。她还不知道格格要不要见十三爷!

  「你-」

  「行了!」德煌挥手。「我自己去找她!」径自迈步进屋。

  珠儿张大嘴呆了半晌,眼睁睁地看见德煌踏进门槛才惊醒过来-「十三爷-您不能进去啊!十三爷-」

  她想跑过去拦人,无奈秦晋一把揪住她。「你不要命啦!敢拦着爷!」秦晋嘴里骂着,实则是为她担心。

  「可是……格格她……」

  「得了!让爷去吧!爷想见格格就一定要见到,格格总不能躲爷一辈子吧!」

  秦晋叹道。

  珠儿泄了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德煌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内。

  ★★★

  此时房里的亭嫣正坐在椅子上缝衣。

  她专心一志在手上的活儿,隐约听见开门的声音,她不经心地问道:「珠儿,有事吗?」没人回答,她疑惑地抬起眼不期然见到他阴鸷的黑眸,针头狠狠地扎伤了她的手!

  「啊!」

  她轻呼,德煌立即上前抢过她的手。「怎么这么不小心!」他皱眉。突然把渗出血珠的纤指放入口中含吮……「你……」

  亭嫣想抽回手,他不许。

  他的目光和她交锁。良久,慢慢地让她抽出手。

  「你早就恢复记忆了!」他凝视她的眼,嗄声说。

  亭嫣垂下眼,避开他炽热的眼神。

  「刚才珠儿不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还真怕-真怕你已经跟富尔硕走了!」他捏紧她的手,坦率地告白他心底的忧虑。

  亭嫣呆住,抬眼怔怔地凝睇他。

  「为什么?为什么没跟他走?」他问,冲动地低头琢吻她的掌心。

  亭嫣身子一震,挣扎地抽回手。狼狈地从椅子上站起逃开他身边……「我……我离开你并不是为了要跟任何人走!」她揪着心口,漠视他眼底的感情。「我们已经了无瓜葛了,十三爷,请你出去!」别开脸,她无悔地冷道。

  「那么为什么离开我?」他不放弃,跨步逼到她身前。「今天你不说出个理由来,我不会走。」无赖地道。

  「你忘了?」她回过脸直视他,目光矜冷,并不动容。「是你让我走的。」一字一句平声出口。

  德煌抿紧嘴,眼底掠过一丝懊悔。「我以为你失去了记忆!你记得额娘,更该死的是你记得富尔硕……却忘了我!」妒火让他冲昏了头。

  亭嫣别开脸,不看他,漠视他的回答。「已经无所谓了,你要我走,我是否失去了记忆,已经无关紧要。」

  「谁告诉你无关紧要!」他一把抓住她,强迫她面对他。

  「请自重,十三爷,这儿不是宫内。」她握着拳,不屈地瞪视他。

  德煌眯起眼,突然一拳击向墙面!

  亭嫣一震,呆呆地看着他捏成拳的手已渗出鲜血「该死的自重!如果得在宫内你才肯就范,那咱们就回宫里去!」他暴戾地怒吼道。

  她冰冷的神情教他发疯,更让他心痛!

  亭嫣无动于衷地瞪视他手上的血口,木然地转开脸。「你不能胁迫我。」

  「要不要试试!?」他威胁,突然眯起眼,嘴角邪气地勾起「只要你跟我回宫,我就救出你阿玛!」

  亭嫣愣祝「你说谎……没人能救出阿玛,先前你也只能让他在刑部的日子好过些!」她不信。

  「信不信由你!」他放开她,态度变得不在乎起来。「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宫,我一点也不急!不过你阿玛可不同,他被关在刑部,多关一天就多受一天罪!」

  亭妈怔怔地望住他。「你……真的有办法救出阿玛?」

  「你明白我在刑部的影响力!」他只撂下一句。

  亭嫣当然明白。

  圣上一直有意把刑部交给德煌掌理,要不也不会让德煌去执行抄府的差事,差别只在时间早迟而已。

  她抬眼望住他,氤氲的眸中闪着迷离不定的光芒……「这次,你先让阿玛出来!」亭嫣下了决定。

  「一句话!」他咧开一抹笑。

  她再一次同地做了「交易」。

  这回赌上了她自己的命运……

  ★★★

  简王爷在十日后」以病重、急需就医的理由被释放。

  当日德煌立即派秦晋出宫告知亭嫣,要她隔日一早立即进宫见他。

  亭孇知道她阿玛突然被释放的消息,心中起疑,又见德煌吩咐秦晋出宫,私下问了备车的小厮,知道是往东巷去,她心中更加惊疑不定,当天就偷偷跟在秦晋之后出宫,一路尾随到东巷。

  她躲在院子外,听到秦晋跟亭嫣的对话,心中怒不可遏!

  等秦晋走后,她径自走进屋内,在走道上撞见敉大娘「二格格,您回来了?」枚大娘一见亭孇,不由得惊喜,这些日子来简福晋因为思念爱女成疾,已经病入膏盲!

  亭孇一见是敉大娘,她脑子里恶念一转,随即笑道:「是啊,我回来看我额娘了!」

  「那大好了!今日王爷回来,您也回来,二家人总算能团圆了!」敉大娘不疑有它,说着就拉起亭孇的手。「二格格,咱们这就见福晋去吧!」

  亭孇顺从地跟随敉大娘去见简福晋。

  简福晋见亭孇回来,喜逐颜开,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额娘,您病着,快别起来了!」亭孇上前去搀扶她。

  「孇儿,真的是你?额娘盼了这么久,你终于回来了!」简福晋怕是自个儿在作梦!

  「当然是我,我出宫来看您了!」亭孇扯开笑脸道。

  简福晋抓住亭孇的手问道:「孇儿,你不会再离开我吧?」

  亭孇突然面有难色,犹豫地道:「我也不想离开额娘碍…」

  「孇儿,你又要离开我吗?」简福晋惊慌地问道。

  亭孇叹了一声,抽回自个儿的手,面色忧愁。「我本来就想等阿玛从刑部放出来再回来见您,因为十三爷答应过我,只要阿玛一放出来,他就让我当他的少福晋,到时我就能接您和阿玛进宫享福了!」她信口胡诌,拿当日骗亭嫣的话,对着简福晋重新再说一遍。

  「太好了!」简福晋笑开脸。毫不怀疑这是谎言。「那现在你阿玛放出来了,十三爷他……」

  「事情有了变化!」亭孇突然变脸,笑容消失。

  「怎么?出了什么事儿?」简福晋不明所以,一颗心被亭孇弄得七上八下。

  「还不就是那贱人生的野种!」亭孇眯起眼,恨恨地道。

  简福晋张大嘴,起初不明白亭孇的意思,过了片刻才弄清楚……「你是说亭嫣-」

  「不就是她!」亭孇两眼发出幽光,咬着牙恨声道。「就是她勾引了十三爷,现下十三爷要她不要我,除非她从这世上消失!」

  「消失?」简福晋被亭孇的恨意吓坏。「孇儿,你」

  「额娘,」亭孇回过神,两眼盯着简福晋。「现下只有您能帮我了!」

  「我?帮你?」简福晋怔怔望着脸孔扭曲约女儿。「孇儿……你要额娘怎么帮你?」

  「你快去赶走那贱人!她最听你的话,一定会走的!」亭孇两眼发光,激动地道。

  「你要我赶走嫣儿?」简福晋垂下眼。

  她虽然不喜欢亭嫣,可也不至于恨她,何况她实在孝顺,这些日子来她看在眼底……

  「额娘,您还犹豫什么?就是她碍着咱们的路,只要一赶走她,咱们就能有好日子过了!」亭孇抢道。

  「可是,嫣儿她待我也不错,我实在狠不下这个心……」

  「她只是做样子的,您千万则让她的外表给骗了!」亭孇下了重药。「额娘,您不会忘了当年是谁迷惑了阿玛,让你受辱的吧?」

  简福晋一震,脸色一变。

  亭孇继续道:「亭嫣是那贱人生的女儿,您以为她会安什么好心?等她进了宫,她就会一脚踢开您,害死咱们全家。」

  简福晋脸色由青转白,她望向亭孇,手脚不住颤抖。

  「额娘,我知道您生气!这是个最好的机会,您可以向她们母女讨回她们欠您的了!」亭孇不断游说。

  简福晋垂下眼,多年的压抑,夺夫之恨慢慢在她心底苏醒…… 保存书签

第八章 第十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