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替身娘娘(下) > 替身娘娘(下)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三章

  「啊!」一阵绞心的剧痛从手肘处传过来,她额上一瞬间沁出许多汗珠!

  「该死的!」德煌低咒一声,脸色一变,当机立断扶住她的手。

  亭妈的挣扎却反转而剧烈,她伸出另一手顽固地推拒他「别挣扎,除非你想往后一辈子当个残废!」德煌疾言厉色地吼她。

  「别理我、别管我,…既然恨我,我当一辈子的残废也就不干你的事!」她只想快些离开这里!

  他可以找任何理由折磨她,但阿玛还在刑部,她怕自个儿再多留一刻钟,他就会找到借口去伤害阿玛!

  她的倔强激怒了他!她的「提醒」无疑更是火上加油8是不干我的事!你要当残废有得是机会!我只想弄清楚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有什么目的?」他冷酷地质疑,揪紧她另一只完整的手臂。

  「目的?」亭嫣紧紧拧着眉头,剧痛让她额上渗出一连串豆大的冷汗……「我只是要找亭孇……」她声音弱下来。

  德煌扶住她。「你怎么了?」他拧紧眉头,刚毅的下巴往后缩紧。

  「你放开我……我马上就出宫,往后……往后不会再进宫来,你放心好了…」她声音愈来愈弱,身子开始打颤。

  德煌瞪着她不断冒冷汗的小脸,一语不发,突然运劲抱起她亭嫣两脚蓦地腾空,她一惊,两脚在半空中踢着挣扎。「你要做什么──」

  「有什么事,也等把手接好再说!」他冷着声道,掉头往书房快步走去。

  「你放我下来,我出宫后会找人接好我的手臂……」

  「只怕你是不出宫就会晕倒在半路,要是我的宅邸无端死了人,不是平白给我添麻烦?」他乖戾地道。

  说话间,他已经抱着亭嫣来到书房。

  「十三爷!」秦晋看见德煌抱回亭嫣而不是亭孇,不禁瞪大了眼,愣在当常

  「快去请个大夫过来!」德煌冷喝。

  「大夫?喳!」秦晋回过神,忙掉头去请大夫。

  德煌抱她到书房后一间供他小憩的房间,让她平躺在炕床上。「躺着别动。」

  「你为什么管我?」亭嫣望着他,虚弱地间,心口有一丝莫名的抽痛……他看了她一眼,没答腔。

  「阿玛被关在刑部……你能不能帮帮他?」她欲言又止,终于还是说出口。

  她实在没有人能求救了!如果德煌肯为阿玛说一句话,凭他跟四爷的交情,阿玛在大牢里的日子也许会好过些……他盯住她:冷冷地道:「别得寸进尺!」

  她身子一僵,没再求他。

  事实上她也没求他的理由,她心底明白他不会帮她的,阿玛犯的过错也没人能帮得上忙。亭嫣转过了脸,面向炕床内侧。

  德煌坐在床边,眼神高深莫测地盯着她看,自她的脸蛋到身上宫女穿着的衣着。他一语不发,拳头慢慢握紧,眼中一把火突然熊熊烧起。

  两人便这么沉默着,直到秦晋领了大夫回来。

  「脱臼的地方接上了,这几日留心养伤,不要举重物,休息个两天就没事了。」大夫细细吩咐了才离去。

  「秦晋,送大夫出门!」德煌沉声道。

  「喳!」秦晋领了命送大夫出去,房里又只剩下德煌和亭嫣两人。

  亭嫣不自在地从床上坐起来,想要下床。

  德煌伸手拦住她。「你没听见大夫说的,他要你好好休息……」

  亭嫣抽回被他抓住的手。「谢谢你请大夫来看我,但我要马上回去,福晋还在等我的消息……」

  「福晋?」德煌挑起眉替代疑问。

  亭嫣抬起头,搪塞地低道:「亭孇的额娘还在等我的消息……」

  「她额娘不等于你的额娘?」德煌问。

  亭嫣别开眼。「让我下床,我真的得回去了。」

  「你想救你阿玛?」他突然问。

  亭嫣骤然转眼正视他,半晌说不出话。

  「求助无门是吧?」他紧盯住她,眸光诡谲。「我可以帮你。」然后平静地淡道。

  「你要帮我……」亭嫣倏地凝睇他,霎时心底涌现无数个疑问……他肯帮她的忙?他是不是在戏弄她?

  「怎么?不相信我能帮你?」他勾起嘴角,嘲谑地轻笑。

  「不是……」亭嫣摇头,她知道他是圣上极宠信的皇子,又是四皇爷的知己兄弟,他只要为简王府说句话,阿玛的处境会比现在好上百倍!

  「你真的……肯帮我、帮阿玛?」她怯怯地问,已经开始担心他出尔反尔。

  他嘴角诡邪的笑痕扩深,突然撇开眼。「当然不是无条件帮你!」他从床边站起来,走到小几旁倒了杯热茶。「只要你点个头!」他语气沉缓地道。

  亭嫣征住,半晌轻声问:「点头……什么条件?」她揪紧心口。

  德煌转过身,手中执着热茶,一饮而荆「陪我一个月!」

  沉潋的眸光波纹不兴。

  亭嫣脑中霎时呈现一片空白……她怔怔地望住他,像是一时没会意过来,听不懂他的话……「留下来。伺候我一个月,我就答应救你阿玛!」他阴闇的眸光盯视她,沉声重复一遍,解释得更清楚明白。

  他话中的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她还是怔茫地问:「伺候你……是什么意思?」柔弱的声音轻微发颤。

  『陪我上床。』他盯住她,眸光中有一层诡秘的黑色流光闪动。「一个月内,你就是我床上的爱奴,任我予取予求,不能有丝毫反抗和主见!」他一字一句、明白清楚地道出「条件」。

  瞬间,他脑子里闪过她曾拒绝和他同床的情景!他眯起眼,黝黑的眼珠牢牢盯视她。

  「爱奴…」她重复一遍,被他话里的邪念所震慑。

  「虽然已经个把月过去,方才我发现,你的身子竟然还能勾起我的欲念!」他一顿,眸光变得灰浊。「生理上的反应十分真实:这一点我不愿欺骗我自己,可你明明是个不值得留恋的女人,所以找打算月一个月的时间玩腻你!」他残酷地直言,同时移下目光,毫不掩饰地以目光鲸吞她被冷汗浸湿以至于衣衫贴紧而暴露出的每一寸曲线……彷佛在估量一件货品。

  他伤人的话和轻薄的目光再再践踏她的尊严,亭嫣的手不自觉地颤抖,她脸色益发苍白,手骨脱臼的疼痛,还不及他的话来得有杀伤力!

  「如何?你可以考虑考虑!」他无所谓地道,冷冷地盯住她的眼,嘴角仍然扬着那抹笑,彷佛早已看准目标,狠狠地拉住弱小不能挣扎的猎物!

  「你真的……会帮我阿玛?」亭嫣木然地问,水光滟潋的眸,楚楚地凝住他冷酷的眼。

  玩腻自己……他言明了要玩弄的只是她的身体,那么情感呢?

  不涉及情感,她或者还能保有一点尊严……如果能救阿玛,这一点牺牲又算什么?反正她早已经给了他,多这一个月不算什么的!她会当做自己死了,她知道这只是一桩交易。只是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难道这又是他羞辱她的另一种把戏?

  德煌嘴角的笑痕勾深,神色阴秘地道:「现在你只能相信我,你阿玛或许会有一条生路。」

  他审视她柔美的小脸,想起在亭孇脸上看到两人间模糊、似是而非的相似之处,这是他之所以不经考虑就留下亭孇的理由吗?

  德煌眯起眼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颚——「你阿玛的命就系在你手上了,只要一句话,答应还是不?」

  他收紧手指,在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两道红色的烙痕。

  亭嫣盯住他,她没有犹豫的余地,诚如他所言,阿玛能不能度过难关还等着她抉择……「你能不能……马上让我阿玛离开刑部?」她终于做下决定。

  同时他唇角的笑痕勾深。「不能。」他一口回绝,可随即道:「不过我可以让他在刑部的日子好过一点!」

  亭嫣垂下眼,淡淡盛起眉头。「嗯……」她知道已经不能求得再多!他肯帮她,即使是有条件的,也已经是意外求得的!她抬起头,木无表情地对住他的眼。「我要先回去一趟,把这天及往后的行踪做个交代。」

  德煌一笑。「可以,」放下酒杯,掸掸衣摆。「给你半天时间,今晚之前回来,要不我就当你放弃交易。」

  他轻轻松松地道出「交易」两字,亭嫣眸光一颤,别开脸掩去眼底的脆弱,然后下床,忍受着手部的疼痛,僵直着身子走出德煌的寝房,这回他没再拦她。

  ★★★

  亭嫣回到东巷的住处告诉珠儿,她会离开一个月。

  「格格,您要上哪儿去?为什么个把月不回来?」珠儿问,她直觉亭嫣的神色有异。

  亭嫣勉强扯出笑容。「我要进宫去陪姨娘……姨娘她答应我,会想法子救出阿玛。」她撒了谎。

  「杏妃娘娘有办法救出王爷?」珠儿先是兴奋,继而显出一丝疑惑。「可是娘娘要怎么救出王爷?又为什么要你进宫一个月?」

  「为什么要她进宫?自然是她自个儿要求进宫,要去享福的!」一旁坐在堂上的简福晋冷言冷语地道。

  「福晋,您别这么说,格格她不是这样的人!」珠儿皱起眉头。

  亭嫣低下头,小声道:「姨娘说她有法子,详细情形姨娘会有主张的。至于她要我进宫去陪她一个月……我想大概是她在宫里寂寞,这才希望有人能进宫去陪陪她。」

  简福晋哼了一声,压根儿不信。

  「那二格格呢?您进宫去见她了吗?」珠儿间,对亭嫣吞吞吐吐的态度愈加不放心。

  亭嫣急切地摇头。「我……我没见着她!」她不安地看了简福晋一眼。

  亭孇说的话,无论如何不能对简福晋转述,要当真说了只会伤她老人家的心。

  简福晋眯起眼盯着亭嫣看,她犀利的目光如两道芒刺,亭嫣别开脸,避开简福晋批判性的目光。

  「你进宫不是找孇儿,那你进宫做什么!」简福晋冷笑一声。

  「难不成还想着勾引十三爷?」出言讥刺。

  「福晋,您怎么这么说!」珠儿一听简福晋这话,一口气提上来,两眼睁得做铜铃瞪住简福晋。

  「当初就是十三爷把格格赶出的,格格怎么还可能回头去找他!」这老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难说得很!挨不了苦,就会甘愿作贱!」简福晋刻薄地道。

  珠儿一听,心头一把无名火再起8你这老糊涂——」

  「别说了,珠儿!」亭嫣赶紧拉住珠儿,对着她哀求地摇头,怕她一生气讲出什么重话弄得场面不可收拾。

  珠儿见亭嫣求情,忍不住踝脚,强自压下一口气,撇过头生闷气。

  「福晋,我陪您出去走走吧!」敉大娘打着圆场,心底暗暗叹口气。

  亭嫣进宫为了什么敉大娘最清楚,当初亭嫣是靠着敉大娘的关系才能进宫找亭孇,这时还要靠敉大娘替她隐瞒,因此亭嫣不得不一五一十地跟敉大娘说明白,免得珠儿和简福晋疑心,要是她们问起敉大娘亭嫣进宫的目的,这才瞒得过去。

  敉大娘秘下也同情亭嫣。除了简福晋和简王爷,知道亭嫣身世的只有长年在简福晋身边侍候的敉大娘。

  简福晋面色不快地让敉大娘给扶着出去。

  「什么嘛!要说谁自甘下贱,那个人应该是二格格!福晋一颗心未免偏得太厉害,简直离了谱!」珠儿等简福晋出去,终于忍不住发作。

  亭嫣垂下了脸没说什么,珠儿并不知道亭嫣并非简福晋亲生的事。

  「珠儿,我不在这一个月,你要好好照顾额娘,她年纪大了,你别跟她斗气。」亭嫣道。

  在她心中,她始终惦着简福晋是她的额娘,并不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世而改变。

  「格格,我想不通,福晋为什么不让您叫她额娘?」珠儿问。

  这疑问她在心底搁了几日,终于再也忍不住问出口。

  「是我不好……」亭嫣对着珠儿勉强笑了笑。「十三爷把我休出宫,府里又发生这许多事,额娘自然会怨我,所以才……」

  「再怎么样怨您,岂有亲生母亲做得这么绝的?」珠兜口没遮拦地往下说:「我怀疑福晋根本不是您的生母——」

  「珠儿,别胡说!」亭嫣斥责她,却别过了脸,眸光阴郁。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珠儿见亭嫣忧愁,只好闭口不提。「格格,您一个人在宫里待一个月,我不在您身边,可要好好保重自己。」

  「嗯……」亭嫣点头,强颜欢笑。

  当天下午珠儿替亭嫣收拾了几件衣裤,之后亭嫣就独自进宫,履行她和德煌的「交易」。

  ★★★

  亭嫣在敉大娘和漱大娘的安排下再次进宫,这回却是瞒着杏妃。

  能得到两位大娘的帮助是她跪在地上求来的。为了阿玛,她可以做任何事!

  这回漱大娘直接带亭嫣到秦晋面前,秦晋安排了内苑一间幽僻的小阁楼让亭嫣住下,小阁楼内只有一名丫头帮忙干些粗活,其余的亭嫣必须自己动手。

  秦晋自个儿似乎过意不去,他对这个「亭孇」格格挺有好感,比起另一个也叫「亭孇」的二格格,两人给他的印象简直是云比泥8少福晋,对不住,这是爷吩咐下来的,有什么不便的地方,这……」

  「秦总管,这样就很好。」亭嫣微笑着道。

  这儿跟之前她在宫里的住所有天壤之别,可已经够好了,至少这儿还算是个人住的地方!

  「那、那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您再吩咐我!」秦晋内疚地搔搔头,转身要离去。

  「等一下。」亭嫣叫住他。

  「还有什么吩咐,少福晋?」秦晋问。

  亭嫣望住他,淡淡笑开脸。「往后你别再叫我少福晋,我早就不是了。」

  秦晋瞪住亭嫣的笑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是……」他不明白,这么美丽温纯的女子,十三爷为什么要休了她?

  等秦晋走后,亭嫣四处绕了小阁楼一回。

  这地方简单朴素,其实很合适她的性格,她一向不喜欢奢华,再加上额娘不喜欢她,给她分配的,无论吃的、住的都不过是一般,从前她在王府里的住处比起这儿也没好上多少。

  给她这样的地方住已经可以了。何况她不过是个过客,留在这儿不过一个月光景,住的如何并不重要。

  唯一一名侍候的丫头来了一会儿便托故走了。亭嫣也不介意,她开始自个儿动手打扫起小阁楼,直到天都黑了,她坐在椅子上休息,点起烛火才发觉自个儿的肚子饿得机哩咕噜叫。

  等了一会儿,也没人给她送晚饭来,她肚子饿得受不了便和衣躺在炕上,迷迷糊糊地陷入梦境……德煌一来到小阁楼中,看见的就是亭嫣躺在炕上酣睡,两颊嫣红、小嘴微张,一幅海棠春睡的美景。

  「仙女」两字是闪入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印象!继之而来的是一股莫名的冲动,她樱红的甜唇,强烈地诱引他一亲芳泽……他俯下头,毫不犹豫地撷取——「唔……」睡梦中,似有什么东西吸住自己的嘴,并且撬开牙关霸道却不失温柔地探入……「呃……」亭嫣翻个身,由侧卧转成仰卧,嫣红的脸蛋仍然斜撇着,小嘴微微噘起。

  德煌索性坐在床畔,轻轻撩起她颊畔一络柔细的发,捻在手上把玩。「嫣儿。」他轻声叫她,只换来她咿咿唔唔的呢喃。

  他低笑,捻着一络柔发的大手下滑,沿着她细洁的额头到挺俏的臭梁,再到柔嫩诱人的小嘴,然后滑下洁白细致的颈辑… 保存书签

第二章 第四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