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替身娘娘(下) > 替身娘娘(下)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五章

  还未到晌午,日头已经是分外毒烈。

  亭嫣自从住到小阁楼后,无论粗细活儿都得自个儿动手做,这几日她已经习惯自己到井边提水。

  同亭孇说过话后,一回到小阁楼,她依旧拾了水桶到后苑去汲了半桶水,再走上一大段路回去。

  路上地想着亭孇说到阿日猷他们回京的事,她心底挂念着富尔硕的安危,怗记着要托姨娘向阿日猷打听消息……

  「上哪儿去了?我在小阁楼里等了你好一会儿了!」她才走到小阁楼前的园子,就听见德煌不悦的声音。

  放下手上沉重的水桶,亭嫣低着头间:「十三爷有事吩咐我做?」她没忘记昨晚的事,她记得自己的身分是他的侍女。

  可今早亭孇说的话狠狠打醒了她!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她几乎忘了德煌让她进宫只是看上她的身子……他对自己是没有情感的!

  「你低着头做什么?看着我说话!」他眯起眼,语气突然冷硬得几近霸道。

  亭嫣抬起头,没有表情的小脸反而引发他更强烈的不悦!

  德煌捏紧拳头。「你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反悔了?觉得当一名侍女委屈你了?」他冷笑着讥刺。

  她防备的肢体语言,让他不自觉又恢复冷嘲热讽的习性……她又缩回壳里,带着距离漠然地回答他:「我没有……」

  「没有最好!」德煌粗鲁地打断她的话,眼睛瞟到地上的水桶,脸色突然一变「这是做什么?你自己提水?」他皱起眉头。

  亭嫣迟疑地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又生气了?

  「谁让你去提水的?」他上前二步,脸色不善地抓起她的手捋起她的衣袖「十三爷?」亭嫣想抽回手,却被德煌狠狠瞪了一眼!

  「昨晚才伤了手,今早就急着提水!我看你真不是普通的笨!」他恶狠狠地责骂。

  「我的手已经没事了。」他这是在关心她吗?亭嫣制止自己刚起的想头,一旦心软,他很快的就会再一次伤她……

  德煌却突然像握到烫手山芋一般甩开她的手!他撇开脸,拧紧眉头。

  亭嫣愣愣牠看着他,他今早的反应特别奇怪……

  「以后别自个儿提水了!我会吩咐秦晋多派几个丫鬟过来!」沉默了半晌,他忽然说道。

  他刚才是做什么?提水罢了,有什么好紧张的!

  「不必了,我已经习惯自己动手,不需要丫鬟——」

  「我说要就要!」他突然又凶起来,亭嫣闭起嘴噤了声。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霸道?」他挑起眉,没头没脑地间她。

  亭嫣摇了摇头,不说话。

  他皱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说出来!」「不知道。」过了片刻她才轻声回答。

  「为什么要想那么久?」他眯起眼间,嘴角慢慢勾出一抹隐晦的笑意。

  亭嫣摇头。「我没有……」「为什么像个小媳妇一样!我会欺负你吗?」摆明了已经在欺负人!

  先前的怒意突然消失无踪,他挑起眉眼、双臂抱胸,好整以暇地逗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脾气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喜怒无常、不受控制!可这滋味居然不坏,还挺教他留恋的!

  亭嫣垂下眼,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只好径自沉默。

  「说话啊!又变成哑巴了?」她不同他计较,他却得寸进尺,进一步欺负她。

  「十三爷……你何时让我去见我阿玛?」他在故意找她麻烦!亭嫣轻声问他。

  「时候到了,我自然会让你去见他!」他转身往她的小阁楼走去。

  「那何时是『时候』?」亭嫣追进去。

  「急什么?时候到了自然是时候!」他跟她绕口令,占地为王似地抢坐在小阁楼的厢堂上,好似一名土恶霸!

  亭嫣停在厅门口,无可奈何地望住他。

  「过来啊!」德煌佣懒地召唤她,低沉的嗓音透出一丝别有居心的暗哑。

  可惜亭嫣没听出来,她听话地走向他。

  德煌突然伸出手,一把搂住她。

  「十三爷——」

  「往后你每晚就到书房侍候我,早上我上早朝,直到我下朝前都不许离开那里,我要你等我回来!」他要一回府就看见她!

  亭嫣推着他,低下头不说话。

  德煌突然恍然大悟地出声笑,自言自语似地喃喃道:「我明白了!原来我喜欢的是你这欲拒还迎的调调……」亭嫣抬起眼,不解地睇望他。

  德煌冲着她咧开嘴,表情好似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原来如此,那好办多了,只要找个跟你一样调调的女人不就解决了?」他看似对着她说话,但亭嫣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德煌突然抱紧她的纤腰——「十三爷,不要……」「不要什么?」他嗤笑,一掌握住她的胸脯。

  『爷;亭嫣倒抽一口气,脸儿倏地泛红。

  他抱着她坐在腿上,她想挣扎也不能!

  「好香碍…」他凑到她胸间,嗅闻她身上醉人的香气。

  「十三爷,别这样,现在是大白天……」她羞怯不安地挣扎……

  「求我?」他眸光变得阎沉,对这两字深深玩味。「求我什么?是这样还是这样?」他邪恶地反其道而行,一只大手探入她的亵裤内,长指挟住了前端的花苞邪气地搓捻「啊-」亭嫣全身打着颤,他的手指已经挤进她下头两处小x内

  「呃呀——」亭嫣闭起眼,知道已经阻止不了他!

  他玩弄着下头潮湿的珍珠,两眼牢牢盯着她霞红的小脸,嘴角有了笑意——他不必压抑自己要她,他会玩腻她的!

  一定会!

  ★★★

  隔日亭嫣侍候德煌上朝后,趁着等他回来的时间,取出笔墨给杏妃写信。

  信中是托杏妃问阿日猷有关富而硕的消息。德煌把她留在身边,她没法走开,只能以写信的方式,再托秦晋送到杏妃处。

  亭嫣的信才刚写妥,书房的门就被推开,亭嫣吓了一跳,赶紧收拾了纸笔藏到桌下。

  「怎么了?藏了什么东西,这么慌慌张张的?」亭孇一进门就笑着问。

  「没什么……」亭嫣在桌下把信收好,柔声问:「有事吗,亭孇?」「爷上早朝去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她大剌剌地在书房里找了位子坐下。

  「我等爷回来。」亭嫣回答。

  「等爷回来?你等爷做什么?」她口气一转。「再说这书房里多是一些文案、公牍,有的是极机密的文件,你留在这儿,要是爷的书房里遗失了什么,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嫌疑!」毫不掩饰地指陈亭嫣会偷窃!

  亭嫣睁大眼,微蹙着眉头凝睇亭孇。「是爷让我留下来等他的。」亭孇脸色一变。

  「那你刚才慌慌张张地做什么刊鬼鬼祟祟的,难道会干什么好事?」她索性走向书桌,强拉亭嫣站起来——「你说这是什么口」她抢过亭嫣藏在桌下的信纸,高高举在上方。

  亭嫣的身形力量不及亭孇,信纸她拿不回来。「那只是我写给杏妃娘娘的信,不是什么机密文件!」

  「信?」亭孇眯眼,把信纸拿近眼前看个仔细。「还真是一封信不是!」她挑起眉,眼底掠过一抹诡光,脸上的笑不怀好意。

  「可以还给我了吧?」亭嫣道。

  「喏,还你吧!」亭孇把信丢到桌上。

  亭嫣拿起信,仔细收到衣襟里。

  其实她不过写一封平常的信,并没有任何见不得人之处,只是德煌对富尔硕似乎有着心结,她渐渐了解他有着极强的独占欲,只要他认定是「他的」,就不容许另一名男子侵入,这让她不愿再无端生事。

  「原来你是当真关心富尔硕,我还以为你只是做做样子,从前你就是那副悲天悯人的德性,我只当你是装出来的!」亭孇讥讽地道。

  她恨极了亭嫣那副故做慈悲的模样,偏偏许多事都教她说中,让简亲王府的下人把她当菩萨一样膜拜。

  『富尔硕是亲人,他关心我,我自然也关心他的安危。」亭嫣理所当然地道。

  亭孇冷哼一声,不予置评。富尔硕关心亭嫣可不关心她!

  「算了,反正十三爷不在,我要走了!」亭孇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走到书房门口。

  「你找十三爷有事吗?」亭嫣间。

  「你问这做什么!难道我找十三爷还要经过你允许?」亭孇尖锐地道。

  「不,我只是想,或者我能替你转话给十三爷……」

  「我有什么事儿我自己会跟爷说,为什么要你转话!你是不是防着我什么?」她眯起眼,声音尖锐。

  亭嫣退了一步,不明白亭孇怎会变得如此多疑8不是这样的!我不问就是了,有什么事你自己跟十三爷说。」

  「你以为自个儿是谁?十三爷留你在身边侍候就了不得了?我本来就没打算透过你传话!」她哼了一声,掉头离去。

  亭嫣望着亭孇的背影,淡淡皱起双眉……

  ★★★

  亭嫣心急着知道富尔硕的境况,亭孇走后她立即到前厅找秦晋,把写好的信托与他转交杏妃。

  秦晋拿到信,也不知内容是什么,便答应今早觑个空就送去给杏妃。

  等到外头的人通报十三爷下朝了,秦晋要底下人立即传膳,自个儿赶忙到宅邸外等德煌回府。

  「十三爷,依照您吩咐,早膳在书房里备妥了。」秦晋在门口迎进德煌,一边回禀道。

  「亭嫣呢?她有没有在书房等我?」德煌一阵风似往书房快速走去。

  「有有有,亭嫣格格一直在书房里等您!」秦晋回道,没提及亭嫣让他送信给杏妃的事。他以为那不过是一封问候信,只是小事,就不需要禀告给德煌知道。

  德煌的俊脸上不自觉勾出一丝笑意,更加快步子往书房去。

  秦晋瞧在眼底,挑了挑眉偷笑。他没见十三爷为哪个女人这么紧张过,一下了朝就急着见人。往常十三爷下了朝开口问的是公事,急着往书房去只是为了公事。

  「十三爷!」

  秦晋跟着德煌后头往书房去时,亭孇突然冒出来挡住德煌的去路。

  「是你!什么事?」德煌皱起眉头,因为亭孇挡路而不高兴。

  「十三爷,您昨儿个答应我晚上要过来的,为什么让人空等?」亭孇照例自动自发地偎进德煌怀里。

  「我几时答应了你过去!」德煌不着痕迹地推开她。

  他一心急着到书房去见亭嫣,只想尽快打发掉亭孇。

  「昨个在书房时咱们说好的,您忘了?」亭孇把德煌的沈默自行解读成默许。

  「我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忘记,我没去就是不曾答应你!」亭孇不让路,德煌索性拐个弯,从她身边绕过去。

  秦晋一脸哂然,忙跟在德煌身后,经过亭孇——「你站住!」亭孇突然喝住秦晋。

  「亭孇小姐,您叫我吗?」秦晋不情愿地站住回话。

  「不是你是谁?」亭孇奔到德煌面前,再一次拦住他。「十三爷,我有话说,您别急着走!」

  德煌不耐烦起来。「你到底有什么事?」亭孇掉头对秦晋喝斥。「秦晋,把今早亭嫣交给你的信拿出来,让十三爷过目!」她口气倨傲,把秦晋当成一名下人使唤,根本不当他是府里的总管。

  德煌挑起眉。亭孇的态度无礼至极,可做对亭嫣要秦晋转交给杏妃的信中到底写了什么更为关切,暂时没心思理会亭孇的无礼。

  「亭嫣让你转信?」德煌眯起眼盯住秦晋。「你怎么没禀告我?」秦晋让德煌这一问,战战兢兢地道:「回十三爷的话,我想那只是一封平常的问候信,所以才没有——」

  「什么问候信!那也得看问候的人是谁?」亭孇尖声打断秦晋的话。

  「十三爷,您快让他把信拿出来瞧瞧就知道了!」早上她并没离开书房,她一直在书房外等着,然后跟在亭嫣身后,亲眼看见亭嫣把信交给秦晋。

  德煌不说半句话只是盯着秦晋,秦晋反倒不安,赶紧自怀中把信掏出来送到德煌眼前。「十三爷,信在这儿。」

  亭孇伸长手把信抢过来,粗鲁地撕开封口,把信摊开了递到德煌跟前。「十三爷,您看了就如道!」

  德煌默不作声地接过信,纸上是亭嫣娟秀的字迹,片刻后他看完内容,信纸跟着在他手上被揉得稀绉!

  「十三爷,信里写什么您全看见了!」看到德煌的反应,亭孇胜利地瞪了秦晋一眼。

  「这死奴才还瞒着您传信呢!」秦晋糊里胡涂,压根儿不知信里内容究竟写些什么,可他却明白十三爷看完了信已经动怒!

  秦晋试图再分辩。「爷,我确实不知道亭嫣小姐信里的内容——」德煌没听秦晋把话说完,他一转身大步迈向书房而去。

  「十三爷,您等我啊!」亭孇跟在后头追去。

  秦晋见势头不对,看情形十三爷这回动了大怒,依爷的性子,亭嫣格格要是硬气些在爷气头上顶撞两句,弄不好就要闹出人命来的!

  秦晋追不追去都没辙,无意间瞥见还捏在手中的信封,心底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当下他毫不犹豫地往反方向奔出——他脑海里现下唯一的想头就是到杏妃那儿去求救! 保存书签

第四章 第六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