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甜心不对盘 > 甜心不对盘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一章

    走进咖啡馆,欧佑涛一眼就看到他的委托人陆颐宝,因为只有这么一个人把脖子拉得长长的,一直往门外看。

    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长得非常可爱,活像个洋娃娃似的,他猜测她就是陆颐宝的女朋友。

    欧佑涛走到他们面前,坐了下来。

    「陆先生……」

    「我知道你是爱情保全公司的欧先生,我们真的是没办法解决了,如果再不求助贵公司,我跟我女朋友就要活活被拆散了。」陆颐宝显得非常地急躁。

    「你放心,我现在就是来听听看你们到底有什么问题,所以你们先别急,把所有的问题都告诉我。」

    欧佑涛一向以优雅著称,见到这么急躁的陆颐宝,还真是不太欣赏。

    这种毛毛躁躁的个性,想也知道一定是女方家长不喜欢他,如果眼前这个洋娃娃是自己的女儿,恐怕他也一样会反对。

    「好吧!」陆颐宝看着身边的女孩,「薇芯,-说还我说?」

    「你说好了。」这个叫做薇芯的女孩子柔顺地说。

    点点头,陆颐宝深吸了一口气。「欧先生,这是我的女朋友,她叫洪薇芯,今年二十二岁,还在念硕士班。我们交往三年了,但这段感情不被家人认同,所以我们俩都觉得很痛苦。当然,我们努力很久了,不过因为一些因素,没办法让家人抛弃成见,所以我才在朋友的辗转介绍下找到了贵公司,希望你可以帮上我们的忙。」

    「陆先生。」欧佑涛看了看手上的资料,「据资料上写,你今年二十五岁,是个职业军人,难道是因为女方的家人不喜欢她跟职业军人交往?还是你在行为上曾经做了什么让对方父母不能接受的事?」

    「反对的不是我爸妈。」洪薇芯叹了一口气。「真正极力反对的是他姊姊。」

    「哦?」欧佑涛张大了眼。

    「哎,这件事很复杂啦!」陆颐宝无奈地看着洪薇芯,「虽然-爸妈没反对,但也不是很赞成啊,-爸爸还不是一直想用条件跟我交换。」

    听到这里,洪薇芯也低下头,叹了一口气,彷佛一个沮丧的小女孩。

    「有点糊涂。」欧佑涛的眉头都快皱在一起了。「怪不得你们一定要约我出来才肯讲,看来你们周遭的关系也满乱的。」

    「确实很乱!」洪薇芯小声地,并看了看左右,然后才说:「欧先生,不瞒你说,我家有帮派背景。」

    欧佑涛睁大了眼。

    「在台南,没有人不知道黄龙帮!而我爸爸是黄龙帮旗下的副帮主。」洪薇芯不好意思地说:「不只我爸,我叔叔、舅舅,甚至是表哥、堂哥他们都加入了,所以要说我家是名副其实的黑道世家也不为过。」

    「什么?不会吧!」欧佑涛听到这里,简直是冷汗直流,眼前这个是黑帮副帮主的千金,如果他把这个Case搞砸,她会不会叫兄弟来砍他啊?「呃……洪小姐,我觉得-外表柔柔弱弱的,根本没办法把-跟帮派联想在一起。」

    「我爸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他非常宠我。我从小就不喜欢接触有关黄龙帮的一切,这我爸爸也知道,因此他从来都没有勉强过我。可是在我跟颐宝交往后,他有了新的提议,这也关系着我跟颐宝能不能继续交往下去的条件。」

    「-说说看。」

    欧佑涛此时的眉头已经皱得不能再紧了。

    夏姊啊夏姊……这是个什么好差事啊?简直是在搏命演出吧!

    「我爸爸希望颐宝不要继续当职业军人,早一点申请退伍,然后加入黄龙帮,他会全力栽培他成为副帮主的继承人。黄龙帮帮主是我爸的结拜大哥,当初也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打天下,才把黄龙帮发扬光大的。我爸爸对帮主很敬重,帮主也把我爸爸视为生死兄弟,所以如果颐宝同意,这副帮主的位置最后一定会让颐宝来继承,只是……问题来了。」

    「是啊,很大的问题。」陆颐宝困扰地说:「我们家三代都是军警世家,我爸爸是警察,十几年前在一次围剿青竹帮的时候不幸因公殉职,所以我的家人都很排斥黑道。原本我姊姊跟我都希望报考警察学校,但因为我妈妈反对,所以最后我们两姊弟才选择念官校,也算是不枉我爸爸在天之灵了。」

    「难怪,一个白道一个黑道,而且又有这么大的渊源,看来你们这件案子的困难度是难上加难了。」欧佑涛摸着下巴琢磨着。

    「我爸爸是不怎么反对啦,因为他疼我,所以对我跟颐宝的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我知道他满欣赏颐宝的,所以他一直在等颐宝的回应。」

    洪薇芯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又无奈地看着欧佑涛。「只是这件事一拖也拖了三年,我只好一直念书,企图以还是学生为由,不谈结婚的事,因为我知道到那时,就要爆发更激烈的冲突了,我爸一定会马上要颐宝给他一个交代,而颐宝的姊姊也会因为不同意而更强烈地反对,那时会出什么事都不是我们两个可以担待的。说实话,我们真的好无助。」洪薇芯的眼眶开始泛红。

    「薇芯别哭!」陆颐宝心疼地拍着她的背。「我们这不是找到救星了吗?我想欧先生一定可以帮助我们的。我知道爱情保全公司的招牌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只是你们的收费也不便宜,所以我跟薇芯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了,如果还不够,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我可以再去借。」

    「嗯,我也可以去打工。」洪薇芯也诚恳地看着欧佑涛。

    一百五十万是这两个人所有的积蓄?

    这么难搞的案子,就算是五百万也要考虑一下,但他实在很不忍心看到他们这么痛苦,又为了怕要付给他的酬劳不够而积极地在想办法,这点让欧佑涛很感动。

    「哎!算了,我接就是了。事成之后给我一半就好,你们总也要留点结婚基金吧,就算家里再有钱,只要不是靠自己赚来的,就没资格在这个社会上说自己有多了不起,所以我破天荒接你们的案子了。」

    听到这话,同样也让陆颐宝跟洪薇芯感动不已,他们两个手紧握着手,不敢相信欧佑涛会这样帮他们。

    「这……我听说爱情保全公司办的案子,成功率都是百分之百,但收费也是以高额著称的,我知道我们的案子很棘手,如果欧先生在费用上觉得很为难,请你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想办法。」陆颐宝万分感激地说。

    「你确实是说对了,你们这件案子就算花五百万,都很难让人答应去接,但你们两个人的爱情感动了我,看到你们这么努力地想再去筹钱,有这个心就够了,我说一半就一半,不要在这上面再跟我称斤论两了,我现在该烦恼的是要怎么去帮助你们。」

    他这番话更是让两人感动到不行,上天真的开始眷顾他们了。

    欧佑涛从公事包里拿出一份合约,放在桌上。

    「这是我们爱情保全公司必须跟客户签下的合约,请你先过目,如果没问题就签名,也当作合约正式生效。」

    陆颐宝翻开了合约,也仔细地看了一遍。

    一、保证保护当事人的爱情不受第三者破坏。

    二、保证不与当事人任何一方产生恋情。

    三、合约进行中,因顾及雇主或当事人任何一方之安危,因此本公司人员若感觉有危险之情况发生,将有责任善尽保护之责,保安人数由本公司安排,费用双方各负责一半。

    四、如双方有意见分歧的状况,原则上希望雇主能信任本公司之专业,若真无法配合,雇主有权选择终止合约,但无法更换另一名执行者,且已付之订金无法退回。

    陆颐宝签了自己的名字之后,把合约递还给欧佑涛。「欧先生,这份合约很合理,而且也保障了我们双方,不过不管这份合约的内容是什么,我都一定会签,因为我真的很希望有人可以解决我们的事。」

    「当然,我是一定会尽力的,爱情保全公司针对违约的赔偿金,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我个人是赔偿五倍,这五倍也是很可观的,我可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既然你现在已经成为我的客户,我就只能准备为你抛头颅、洒热血了。」欧佑涛在心里也持续盘算着,「现在先请你告诉我,你家有没有空房间?」

    ************

    欧佑涛在工作室里整理东西,他知道这次如果要到台南,就不像在北台湾这么方便了。

    其实他原本是非常想拒绝这件案子的,但一来被陆颐宝跟洪薇芯感动,二来这是一件超级棘手的案子,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既然是这么地刺激,难度又这么高,那么等于也是自己在挑战自己。

    其实人跟人真的没什么好比的,要比就跟自己比,欧佑涛深深有这种自觉。所以他毅然决然答应接下,并且自动把酬劳减成一半,他相信这件Case如果在确定完成之后,一定可以为自己辉煌的纪录再添上一笔。

    这时公司负责人夏茗筠走进他的工作室里。

    「Out,我听你助理沈郁说,你去跟陆颐宝见过面后,决定接下这件Case,也确定下台南啦?」

    「是啊!我打算明天就去,所以先进公司整理一些东西。」

    「你去谈过之后,是什么促使你这么急着行动?」她好奇地看着他。

    「夏姊,老实说,我到现在还是有一点挣扎,而且心里有一些忐忑不安。我接了这么多次的案子,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欧佑涛难得正经的语气,让夏茗筠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觉?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可不可以说得再详细一点?」

    「其实这次陆颐宝的案子,反对得最厉害的是他姊姊,他姊姊是个女军官,生活严谨,而且嫉恶如仇。」他边说边整理着东西,「但陆颐宝的女朋友洪薇芯有黑道背景,她的父亲、甚至是家里的亲戚,几乎都是台南黄龙帮的成员,而陆颐宝的父亲生前是警察,因为一次围捕青竹帮的行动中,不幸因公殉职,所以他姊姊坚决反对陆颐宝跟洪薇芯交往。」

    「听你这么说,其实他姊姊会反对,倒也是人之常情。」夏茗筠也沉思着,「看来这件Case还真的是有它的困难点。」

    「我接触过陆颐宝跟洪薇芯,知道他们两个是真心想在一起,或许是那种深深的执着感动了我,所以我决定接下它,而且破天荒的只收他们一半的价钱。」

    夏茗筠睁大了眼。「一半?真的还假的?」

    「是啊,这案子就算是三百万、五百万,也不足以弥补它的困难度,但这是那两个年轻人全部的财产,他们甚至因为怕不够,一个说要去借,一个说要去打工,就是要跟我买个希望,这点让我很感动,所以我一时心软,便开口降为一半了。哎,现在想想,好像还真是太冲动了点。」他微微一笑,看得出来是在苦中作乐。

    「如果是别的Case,我会鼓励你去接,但我不知道这件Case居然涉及到帮派问题,既然是这样,不如让我打个电话给陆颐宝,就说我们在评估过后,觉得太危险,决定不承接了。」

    「夏姊,谢谢-这么替我着想!」欧佑涛拿起了桌上的合约书。「可惜我已经跟他签下了合约,现在要我违约赔个几百万,我也觉得不太甘心,而且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们再度失望的眼神。再说,如果我小心一点,也许现在的顾虑都会变成多虑,所以我还是决定要先试试看,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妥,到时赔钱了事我也无话可说。」

    「必要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透过关系请最好的保镳来保护你们的。」

    「谢啦,夏姊。」

    夏茗筠看着继续收拾东西的欧佑涛,心里也在琢磨着下一个打算。 保存书签

写作情境 展蓉 第二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