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甜心不对盘 > 甜心不对盘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二章

    陆颐宝今天特地请了休假,而且一大早就在台南机场等候欧佑涛。其实台南机场正是陆颐宝被派驻的地点,他和他的姊姊都是军官,也同样出生在台南,所以对这块土地有着极深的感情。

    好不容易欧佑涛的班机在下午抵达了,陆颐宝殷勤地帮他把行李搬到后车箱,然后开车载他回家。

    「我家就在前面,昨天我已经跟我妈说过你要来住,我妈妈很欢迎,而我姊姊因为到台北出差,今天才会回来,所以我没通知她。」自从得知欧佑涛要帮他后,陆颐宝这一两天都很兴奋。「我妈妈很单纯,我说你是我的朋友,她就没多问什么了,但我姊姊很-唆,而且又太过小心谨慎,所以我们的理由最好合理一点,不然一定会被她识破。」

    「这我想过了,你就说我是你学长的朋友,我们是透过你学长才认识的,我是因为要代表公司到台南科学园区帮客户设计网页,所以才会先暂住你家。」

    「这……会不会有点太扯了?」陆颐宝边开着车,边皱着眉头。「说你是我学长的朋友还可以接受,说你要来园区帮客户设计网页,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你又不是真的要去南科工作,况且你懂电脑吗?会不会穿帮啊?」

    「臭小子,你看不起我啊!你以为我没有电脑工程师的执照吗?」欧佑涛挑高了眉。「我不但拥有电脑工程师的执照,我更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还取得了教师资格呢!」

    瞪大了双眼,陆颐宝纳闷地看着他。「这我就想不透了,能当老师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耶,你为什么要放弃?」

    「你看我的个性就知道了,我喜欢自由自在的,所以不习惯在那么拘束的地方生存,而且我爸当了一辈子的老师,奉献在学校里的时间太多,又要背负培育国家栋梁的使命,这对我来说太沉重了,我承认我没有我爸那种伟大的精神!再说如果不是我转行,今天谁来处理你的Case?」欧佑涛挑动了两下眉毛。

    「嘿,说的也是哦!」陆颐宝也干笑了两声。「不过,刚才你说你是要来台南科学园区帮客户设计网页,可是你又没有这样的顾客,这该怎么办?」

    「先暂时这么说喽,这是让我住进你家最充份的理由!毕竟我不能预测在这里的时间到底要多久,如果成天无所事事也说不过去,所以找个工作时间有弹性的职业来作掩饰是有必要的。」

    「如果我妈还有我姊硬是要问得很详细,你要怎么回答?」陆颐宝偏着头问。

    「这你不需要担心,我自有我的办法。」

    言谈间,车子在一栋四层楼高的房子前停下,陆颐宝先下了车,然后打开后车箱,帮欧佑涛把行李搬下来。

    「欧先生,这里就是我家。我们先进去,我妈一定在等我们了。」

    「记住,我们现在是朋友,所以你不能叫我欧先生,免得穿帮。」

    陆颐宝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对对对,我这个脑袋就是太直,既然这样,那我叫你涛哥好了。」

    进了屋内,欧佑涛环视了一下里头的环境。

    这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墙壁上挂满了各个奖牌及勋章,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标准的军警世家,也表示他们深深地以此为荣。

    「宝宝啊,欧先生来了是吗?」

    一个朴素的妇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妈……」陆颐宝快步地走向母亲,并小声地说:「不要叫我宝宝啦。」

    「啊呀,妈就是改不过来嘛,这有什么关系?小名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么计较干什么?」陆程阿绣拍拍儿子的手。

    「妈,您不知道,现在我们队上的学长学弟都知道我叫宝宝,我好歹也是个军官耶,被新进的学弟知道,我要怎么带人啊?」

    「叫宝宝就没办法带人,这是什么歪理?」陆程阿绣被儿子逗笑了。「你在我的心目中就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大头宝宝,这是改变不了的。」

    听到这里,欧佑涛也忍不住笑了。

    陆程阿绣感觉起来是个很有趣的妇人,而且应该很好相处,十分单纯、善良。

    「欧先生啊,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站这么久!来,快请坐啊。」她招呼着欧佑涛。「宝宝,你先帮欧先生把行李拿到二楼。」

    「哦!」

    陆颐宝顺从地帮欧佑涛把行李拿上楼。

    「欧先生既然是台北人,为什么要来台南住呢?」陆程阿绣好奇地问。

    「是这样的,我接了个工作,必须时常往返台南科学园区见客户,为了方便起见,所以才决定先暂时住在台南。」

    「原来是这样!」陆程阿绣眉开眼笑地说:「多少人盼望到科学园区去工作呀,如果我女儿可以去南科上班,当个规规矩矩的上班族也不错啊,可惜她就是不愿意。」

    「听颐宝说,陆小姐也是军官。其实女人当军官的也不少,我倒是满欣赏陆小姐的,现在的女孩子像她这么有雄心壮志的实在是很难得。」

    听到欧佑涛这么夸奖自己的女儿,让她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好极了。

    「对了,陆妈妈,-叫我佑涛就好,我跟颐宝是朋友,所以-也像是我自己的妈妈一样,只是我真的很担心会打扰-,我打算先适应之后,再看看有没有比较便宜的房子,到时再搬出去。」

    「我们这里是乡下地方,如果你不嫌弃,尽管住下来没关系,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之前宝宝的学长学弟也常来我们家住,反正人多也热闹嘛。」

    「那真是谢谢陆妈妈了。」欧佑涛发自内心地跟陆程阿绣道谢。

    「对了,我帮你把房间收拾好了,我带你上楼看看。」

    他跟着陆程阿绣走上二楼。

    二楼很大,一上楼就连接着一个小客厅,家具及摆设也很简单,一组沙发,一台电视及一套音响。

    「二楼有三个房间,宝宝住在最外面这间,中间的房间没人住,平常是让宝宝放东西用的,最里面那间客房就让你住吧,我先带你去看看。」

    欧佑涛笑了,陆家确实很大,而且陆妈妈还真像房东呢。

    推开了房门,陆颐宝正把原本坏掉的日光灯修好,一看到他们进来,他立刻走向他们。

    「宝宝啊,你灯修好啦?」陆程阿绣微笑地看着儿子,然后又转向欧佑涛。「这样就好了,白天的光线很充足,但晚上可真的什么都看不到,把灯修好就不怕晚上会东撞西撞了。」

    听到陆程阿绣这么说,两个年轻人都笑了。

    「这个房间有卫浴设备,上网的配线也有了,本来是我姊姊的房间,不过因为三楼翻修完成,所以我姊姊就搬到三楼去,这个房间便空下来了,这间就变成客房,现在给你住最合适了。」陆颐宝指着房间里的各个摆设。

    「这个房间好舒服,而且又很方便,我非常喜欢。我住在这里的期间,也会帮忙贴补一些家用的。」

    陆程阿绣摇摇头,看着欧佑涛。「佑涛,你说喜欢这里,我高兴都来不及了,而且你是宝宝的朋友,说到钱就太见外了。放心,陆妈妈没差这个钱,你不要那么客气,不然陆妈妈可不敢让你住下来哦。」

    「是啊,我妈很好客,我跟她说你要来住,她一口就答应了。」陆颐宝开心地看着他,不过又随即换上了正经的脸色,「只是我姊并不是很好相处,而且她也不喜欢跟陌生人多说话,如果她对你绷着个脸,你不要被她吓到了,她的脸色本来就不是那么好看。」

    「宝宝,你在说什么啊?」陆程阿绣拍了拍儿子的头。「你姊姊只是比较不爱说话,看你把她说得像虎姑婆一样,被她听到就有你好受了。」

    「看吧,还说我把她讲得像虎姑婆,我觉得她就是虎姑婆。她们队上的人叫她冰柱美人也是有迹可循的。」

    「哇,冰柱啊?」

    欧佑涛惊呼一声,听这个绰号就知道这女人有多冷了,看来要说服她接受陆颐宝跟洪薇芯的事恐怕没这么容易。

    「佑涛,你不要听宝宝乱讲,我这女儿只是为人比较严谨而已,毕竟她选择当女军官,受的教育当然会偏向军事教育,而且她又要带人,所以言行举止也不能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样。」

    陆程阿绣再怎么样也要帮女儿维持一点形象。

    「妈,我觉得-比较偏心耶,我也是军官,也要带人,-还不是宝宝、宝宝的叫,我才觉得我一点威严都没有呢。」

    「反正你早就没什么威严了,你这个性就像我一样是好脾气的,跟你姊姊不一样,你姊姊真的是像极了你爸爸。」陆程阿绣说起自己深爱的丈夫及心爱的女儿,两眼的笑意更深了。「佑涛,你爸妈也住在台北吗?」

    「他们住在台中。我爸爸是学校的教务主任,我妈妈在高中担任国文老师,他们两个人再过一段时间也要退休,然后就准备去环游世界了。」

    「嗯,这种生活真的很棒,而且你们也算是书香世家。」陆程阿绣满意地看着欧佑涛。「那你现在不当老师,你爸妈没有意见吗?」

    「怎么会没有?那时还闹过革命呢,不过最后我爸妈还是尊重我的决定,毕竟他们也算是一对开明的父母。」

    「是啊,像我也不希望颐宝跟他姊姊当职业军人,他们还不是不听我的!」陆程阿绣有同感地点点头。

    「好了,妈,什么时候可以吃晚饭啊?」陆颐宝赶紧转移话题。

    「糟糕,见到佑涛来太开心,我差点忘了。」陆程阿绣不好意思地说:「我现在就去准备。还有,宝宝啊,打个电话给你姊姊,看她什么时候回来?」

    「我早上就跟她联络过了,她晚餐前应该会到家,冯哥特地交代我,他会去机场接老姊回来的。」

    「他对你姊还真是有心,可惜你姊怎么都不接受他,我在想还是由你去接她比较好,免得她回来不开心。」

    「这我也知道,只是冯哥是我学长,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他,而且姊知道分寸,她看到冯哥也不会不给他面子的。」说到这,陆颐宝皱起了眉头,「我觉得老姊很奇怪耶,她怎么会那么排斥男人咧?」

    看到欧佑涛质疑地盯着陆颐宝,陆程阿绣白了儿子一眼。

    「别胡说!你哦,老是说你姊姊的坏话,怪不得她会生你的气。」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先下楼煮饭,你帮佑涛整理东西。」

    「好啦!」陆颐宝不情愿地回答。

    见陆程阿绣下楼,陆颐宝连忙把门关上。

    「涛哥,希望你住得习惯。我知道我家可能比不上你自己的家舒服,真是委屈你了。」

    「不要这么说!」欧佑涛抬起头看看四周,「这里不错啊,又宁静,采光又好,而且也不是我想的这么偏僻,我是百分之百可以接受的。只是我发现没有车子还真是不太方便,我打算明天回台北,把车开过来。」

    「你可以开我的车啊!平常我要到机场上班也很近,所以只骑摩托车而已。」

    「老弟,你总要约会吧,而且如果以后我要往返台北,没有代步工具也不太方便。」欧佑涛边说边把行李放在柜子上。「今天只是先来看看环境,行李也只带一小部份而已,天气就快转凉了,我得多带一些衣服。」

    「说得也是,那明天我要上班前先载你去登机吧。」

    欧佑涛微笑,然后点了点头。

    「那么你先休息一下,等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陆颐宝走到门边,又回过头来,「我回房间打电话给薇芯,如果她知道你已经住进来了,一定也很开心。」

    「行,快去吧。」

    看到他这么开心,让欧佑涛也不由得跟着开心了起来。

    ************

    打开了手提电脑,把网路线装上,欧佑涛尝试着启动上网功能,果然连线速度正常。有了这个,他不但可以正大光明地说在帮客户工作,也可以跟夏姊及沈郁用MSN联络,方便许多了。

    突然,一阵吵架声传进来,打扰了欧佑涛正在上网看E-Mail的心情。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发现吵架声是由陆颐宝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反正你让冯智谦来接我就是你的错,而且我跟你说过几百次了,我真的不喜欢他,你何必帮他制造这么多机会来接近我?」

    「-很奇怪耶,学长他哪里不好啊?而且他追-追了三年,难道-的心是铁打的,一点都不会心动吗?就算是这样,-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我刚请了一个朋友回家住,当然要先把他的住宿安排好啊,-何必这么生气?」

    「你又带谁回来了?」

    女子的声音明显又更大声,或许根本就不怕别人听见。

    「姊,-小声一点行吗?」陆颐宝的音量降低了。「算我拜托。」

    「既然你说你带朋友回来,那你干么不陪你朋友,躲在房间里打电话?你打给谁?」

    「我……」

    「还不就是打给洪薇芯!还说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我,真的让人讨厌到极点!」这名女子愈说愈激动。「你为什么说不听?一定要跟那个黑道头子的女儿来往?你不把我们家弄得家破人亡就不高兴是吗?」

    「姊,-这么说真的太偏激了啦,这跟薇芯又没关系。」陆颐宝急着为女朋友解释。

    「没关系?真要没关系就叫她跟她爸脱离关系,或许我还有考虑的空间,否则你就滚到她家去当混混,算国家跟妈妈白养你了。」

    「-是我的亲姊姊耶,为什么要这样跟我说话?」

    听到他们的吵架声,让陆程阿绣急得丢下才煮到一半的菜,连忙把瓦斯炉的火关了,然后跑上了楼。

    她才一上楼就看见欧佑涛站在门口,让她尴尬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摇了摇头,陆程阿绣走进了陆颐宝的房间。

    「你们吵够了没?」她指着天花板,「整个屋顶都快被你们两姊弟给掀掉了。」

    「妈,这次是老姊先挑起的,我已经够让她了。」陆颐宝不情愿地说。

    「你们都老大不小,一个二十八岁,一个也二十五岁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吗?」陆程阿绣小声地说:「佑涛就在门口耶,你们真的很丢脸,让客人看笑话了。」

    听到这句话,欧佑涛打算要溜回房间,这时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那是陆颐宝的姊姊,她的身材高挑,两个大眼睛露出了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小巧且挺的鼻子,线条优美的嘴唇,及肩的头发扎成马尾,一身的蓝色空军制服,窄短裙,双腿修长,面容姣好,怪不得虽然说是冰柱,却也是个美人。

    陆颐乐两眼盯着欧佑涛,这个人长相俊俏,体格不错,有副衣架子的身材,头发整理得又很有造型,白色休闲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还故意不扣,配上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两手放在口袋,活像个男模特儿,不过在她的眼中,她觉得他既在耍帅,又一副好像在看笑话的样子,让她一把无明火顿时又助燃。

    「你站在外面干什么?如果那么想听别人吵架?何不光明正大的进来听?」

    「老天啊,乐乐!」陆程阿绣着急地跑了出来,「佑涛是宝宝他学长的朋友耶,-就算要发脾气也不用发在无辜的人身上吧。」

    「反正他打算住在我们家,以后这种吵架声就应该让他习以为常。」陆颐乐看着母亲,「-知道宝宝在干么吗?他在房间里打电话给洪薇芯耶,我早就跟-说过要剪掉他房间的电话线了。」

    「这……这……」

    陆程阿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陆小姐。」欧佑涛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决定开口。「-知不知道-弟弟多大了?」

    「问这个干么?」陆颐乐皱起眉头看着他。

    「颐宝是成年人了,我相信用沟通的方式他一定会接受,-现在这样,我会以为我认识的陆颐宝只是个国中生。」

    「你……」她用食指指着他,「你第一天住进来就打算指责我的对错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知道-很关心颐宝,但关心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觉得用吼的是最笨的方法,不但会加速-的细胞死亡,而且漂亮的脸上也会多了很多条皱纹,更会让陆妈妈操心,还有颐宝的不谅解,这又是何苦呢?」

    欧佑涛不知天高地厚地看着陆颐乐,还滔滔不绝地挑战她的极限,让旁边的陆程阿绣及陆颐宝吓得冷汗直流。

    他们心里其实都是明白陆颐乐的,她从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两父女的感情好到不能再好,所以陆颐乐的心里比谁都还不能接受父亲过世的事实。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只是一个外人,你了解我们家多少事?你什么都不知道又凭什么发言?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用什么方式来管教我弟弟?」

    陆颐乐不满的情绪已经完完全全地被挑起了。

    「我确实只是一个外人,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也没资格管-要用什么方式去管-弟弟,我只是提供另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方式给。」欧佑涛微笑地说,一点都不在乎她对他大呼小叫。

    「乐乐!」陆程阿绣拉拉女儿的袖子。「不管怎么说,佑涛都是客人,他不明白我们家里的事是正常的。而且-对宝宝的态度确实太凶了,妈妈也跟-说过,有什么事好好说,家里就只剩我们母子三人,一定要这样吵吵闹闹吗?我相信-爸爸也不希望看到这个情形吧。」

    「就因为现在只剩我们母子三人,所以我才更要保护你们啊!我恨所有跟帮派沾上边的人,所以如果宝宝坚持不听我的,硬是要一意孤行,他就不必再叫我姊姊了。」

    「姊……」陆颐宝虽不甘心,却也不忍再忤逆这个姊姊。

    陆颐乐别过头,闪过了欧佑涛,直接走上了三楼。

    陆程阿绣摇摇头,抱歉地看了欧佑涛一眼后,也走下了楼。

    陪着陆颐宝进房间,欧佑涛拍拍他的肩,两个人坐了下来。

    「涛哥,你也看到了!她对我跟薇芯的事就是这么不谅解,就算当着陌生人的面,她也可以毫不留情面地对我破口大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颐宝叹了一口气,又看着他。「其实我也曾经想过放弃薇芯,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爱她爱得这么深,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可以对我这么执着。我们试过分手,但是那种强烈思念对方的心情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复合,最后我们决定,不管怎么样都不再离开对方,所以我们才会找上爱情保全公司。如果连你们这么专业的顾问都没办法帮助我们,我看我们就只能殉情了。」

    「陆颐宝,你最好收回最后这句话!」欧佑涛难得地生气了,「这是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帮你,如果你不信任我,一点信心都没有,还说出这么丧气的话,那我现在就走,你马上去找洪薇芯殉情吧!」

    听到欧佑涛这么说,让陆颐宝从心里打了个冷颤。

    也对,他找欧佑涛来不就已经是个希望了吗,为什么自己还这么悲观?他那么不尊重欧佑涛,也难怪他会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收回。」陆颐宝充满歉意的说。

    欧佑涛颇有感触地看着这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小老弟。

    其实人一生中最难过的莫过于情关,感情这种东西若要认真起来是真的会要人命的。

    「颐宝,以后我要你做什么,你尽管配合就好,你的人生这么长,应该做的事还很多,我希望你以后不管面对什么事,都要朝正面跟积极去想,不然你的人生会过得很没意义,也很没色彩。」

    「嗯,我知道了!」陆颐宝的信心又重新燃起。「涛哥,刚才我姊对你的态度真的太差了,我代替她跟你道歉。」

    「你姊真的满凶的!」欧佑涛一想到陆颐乐又摇摇头,「她的泼辣程度比起我的同事谌蔼-有过之而无不及,而那种傲慢的态度跟我另一个同事皇甫昊炀也不相上下,还有她冷漠的感觉也直逼我另一个同事水姒。我觉得跟她的第一类接触好像就等于跟我那三个同事相处的样子,所以我不会不习惯,还觉得亲切咧。」

    呃……泼辣、傲慢、冷漠,这样会亲切吗?陆颐宝心里浮现好几个问号。

    这爱情保全公司里的人到底都是什么样的个性啊?跟他们这群人相处是不是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免得误踩地雷?

    ************

    晚饭时间,四个人在餐桌上都出奇地静,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使得大家都还是很尴尬吧。

    欧佑涛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两姊弟各有各的心结,而这个为难又夹在中间的母亲也是一愁莫展,这个结若要解开确实不是这么容易,看来得花一段时间。

    「我吃饱了。」陆颐乐放下筷子。

    「吃这么少,晚上很容易饿的。」陆程阿绣关心地看着女儿。

    「对不起,妈,我真的吃不下了。」

    「姊,-还在生气?」陆颐宝尴尬地看着姊姊,「我知道-很不开心,可是不要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

    「我没有,你不要想太多。」陆颐乐缓缓地说:「我只是太累了。」

    「既然这样,那-先上楼休息吧,如果晚上饿了再煮面吃!」陆程阿绣也放下了筷子。

    陆颐乐点点头,转身走上了楼。

    见她离开,陆程阿绣抱歉地看着欧佑涛。「佑涛啊,很抱歉让你看到这种情形。平常乐乐是不会这样的,她可能真的太累了,情绪上才会这么不稳定。」

    「没关系,我明白!」欧佑涛朝着她笑一笑,企图转变话题。「陆妈妈,-煮的菜真的没话说,比外面的厨师煮的还好吃哦。」

    欧佑涛不愧是师奶杀手,他最擅长的就是哄这些妈妈级的女人开心。

    「真的吗?总算有知音了!」陆程阿绣半开玩笑地说:「那等一下这些菜就靠你吃光光喽。」

    「哇,我有这个荣幸吗?太好了,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还多亏他有副吃不胖的身材,不然可怎么办?

    「刚才宝宝跟我说,你明天要回台北一趟是吗?」

    「回去再拿一些衣服,顺便也把车开来,这样比较方便。」

    「也对啦,乡下地方确实不比都市,走两三步就有一间便利商店,而这里能逛的地方又有限,只有市区比较热闹,所以还是要开车比较方便。」

    欧佑涛笑了一笑。「不过来台南有一个好处,因为这里的环境很单纯,步调也比较没有像台北那么快,所以我能更用心地去处理客户交代的工作。」

    「台南的环境单纯倒是真的!」陆程阿绣住惯了台南,她点点头,「我去过台北两次,那里的生活真的会让人紧张,我觉得还是我们台南好。」

    「是啊,最重要的是我住在台南,又可以吃到这么好吃的菜。」欧佑涛又开始使出他的师奶绝招。

    听到他这么贴心的赞美,不由得让陆程阿绣更是眉开眼笑了。 保存书签

第一章 第三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