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魔教东来 > 魔教东来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第十一章

  裴罗躺在地上,身边白花花的尽是碎瓷碗片。天上很黑,月亮本就小,这时更隐入了云中。耳边传来一声声惨叫,和人摔倒挣扎的声音。那声音一开始还很喧闹,过了一会儿,便静了。

  裴罗自语道:前辈,你们都走了么?这才慢慢站起。

  院子里这时已非常安静了,偶尔有人发出一两声呻吟,也迅即没了声音。倒卧着的上百具尸首,在火把的掩映下,纵横交错,便如古战场一般,满是壮烈之色。

  在被莫三生推倒时,裴罗努力护住了酒壶,这时壶中有酒,裴罗将酒壶单手高举,笔直的一条酒线便从空中落入他的嘴里。

  好酒!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魔教队伍终于远去,消失在群山之中。凌云志身子一晃,坐倒在地,将腰上的上衣解下,撕成布条,分别为自己和那书生包扎了。

  那书生已醒,疼得龇牙咧嘴。

  凌云志甚是喜欢他的为人,打趣道:刚才还是条好汉子,一转眼怎么成了娘们儿了!那书生叹道:唉,想我一介书生,竟沦落到如此地步,圣人地下有知,定会气得七窍生烟了

  你干的是好事,给他们争光啦!对了,你怎么知道魔教会从此路经过?

  一壶酒喝完,裴罗倒拎酒壶,且歌且舞,往外走去。脚下的瓷片给他双足趟开,哗啦啦声音清脆悦耳。忽有一人伸手拉住他的脚踝,裴罗一看,正是葛百里。

  裴罗伸脚踢开,让出两步,才道:前辈殷切挽留在下,不知所为何事?葛百里口中淌血,道:你在酒里下毒裴罗摇头道:前辈,其实下毒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是在酒里的,你果然老了。糟蹋了好酒,是要遭天谴的!

  葛百里两眼翻白,道:你你不是李太平

  那书生挣扎道:我前两日在玉门关前遇着一人他那时已身负重伤,说道魔教东来,那个裴对了,裴罗!就是你们刚才所说的裴罗已然进关了,让我速寻侠少盟会凌云志我不知道凌云志是谁,没办法,只好自己来等魔教,希望能把他们劝回去

  书生醒来得迟,竟不知道救下自己之人便是凌云志。这时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凌云志却已如五雷轰顶一般,忽地抓住他的前襟,问道:那人是谁?那重伤的人叫什么名字?

  那书生疼得惨叫不已,勉强道:他他已过世了他说他他叫李太平!

  裴罗顺手一摸,摸出那块腰牌,道:有腰牌为证,我怎么不是李太平?说完用力一扔,腰牌正打在葛百里额上。那腰牌甚轻,闷响一声,弹开了。葛百里给打得一歪头,回过头来,强道:你不是

  裴罗右手一抡,酒壶嗖地飞出,啪地在葛百里额上炸成碎片。葛百里顿时血流满面,道:不是李太平!声音突断,头一沉,伏地而死。

  裴罗仰天大笑,负手而立,忽然一阵咳嗽,以袖掩口,白袖放下来时,已呈朱色。他喘息片刻后,方道:好一个侠少盟会!好一个李太平眼望不远处的腰牌,冷笑道,我就让你死了也洗不清骂名!

  屡次被魔教前辈压制,今日才在中原武林出了这口鸟气,裴罗虽伤,兴致不减,眼望西北,冷笑道:凌云志呀凌云志,你若有命回来,你的侠少盟会必成中原武林公敌,我倒要看你如何应对!

  玉门关外,凌云志嘶声怒吼,眼望关内,恨道:裴罗!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千里江山,万家灯火。这一声冷笑、一声怒吼,盘旋天地久久不去。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江湖新的历史,便在这一天,缓缓地掀开了。 保存书签

第十章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