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紫河马 > 金融街(又名:扎钱) > 金融街(又名:扎钱)章节目录 保存书签

3、糊涂的婚姻

  正当韩小飞回味着昨夜的温馨之时,有人敲了办公室的门。

  韩副行长赶忙整整西服,摆一摆领带,把粗壮的身体在椅子上坐正一些,做足了领导派头之后,他说:“请进!”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同志走进来,低声下气,但一语惊人地说:“营业部来人了!说咱们这里可能出了金融诈骗案!!”

  他中等个,长方脸,一脸与年纪不相符合的褶子。他叫关卫兵,是在工业信贷科与韩小飞一起搭档多年的老副科长。这个关科长是个老好人,虽然是一个大老爷们,个头不高,胖乎乎的,但是,性格温顺,说话总是低声下气的;见人,不管是什么事,也总是笑咪咪的。这对虽然表面上八面玲珑,但骨子里却生性固执,甚至有些刚愎自用的韩小飞来说,两人正好性格互补,甚至是相符相成。因此,他们两个在工作上,一向是配合默契的。这不,随着韩小飞的高升,关卫兵也新任了天竺支行信贷科的科长。

  韩小飞惊诧道:“怎么回事!”

  关卫兵亲切但依然毕恭毕敬地弯腰站在韩小飞的老板台前,继续低声下气地解释:“营业部派人调查远东投资公司给怒潮家具公司担保的事情来了!”

  “什么?”韩小飞心急,没有听清关卫兵的话,“别总是蚊子声,大声点说!”

  “营业部来人了,调查远东投资公司!”关卫兵提高了音量,但依然毕恭毕敬地弯腰站着。

  “诈骗?他们有证据了吗?”韩小飞故作平静。

  “没有。从中央银行那边得来的消息。”

  韩小飞心里一沉,而后官腔十足地问:“谁带队?”。

  “新上任的董总?”

  “董总?”

  “就是从我们这里出去的那个董大为!”

  韩小飞听说是储蓄员出身的董大为,脸上便露出难以抑制的轻视表情:“是他呀!他说远东公司具体有什么事了?”

  “说是信贷台帐录入有误!怀疑有金融诈骗!说至少也要我们的杨兰兰写检查。”关卫兵依然保持弯腰站立的姿势,依然毕恭毕敬地说。

  “没有证据怎么能够说有金融诈骗!你可别传舌传错了!”韩小飞顿了顿,“杨兰兰可是总行信贷业务部段主任的老婆。录入错误,我就敢让她写检查?”韩小飞提高了音量。

  “说是中央银行那边找过来的。您是不是还是见他一面。您是支行主管信贷的行长,而他现在是营业部主管信贷的副总经理,还是应该……”

  “咳,这种场面上的事,还用你教我!只是一会儿,总行信贷业务部段主任安排几个人,要来查信贷档案!我马上要到总行接他们去呐!”

  关卫兵一听,焦急起来,急忙问:“总行信贷业务部来人查信贷档案!还有其他案子?!”

  “别大惊小怪的!总行信贷业务部新来了几个博士,学历很高,可根本不知道银行是干什么的,还没有见过信贷档案呢。段主任安排他们来查看一下,学习一下基层的具体业务。”韩小飞解释道。

  “哦。那当然是总行的事情重要。”关卫兵终于站直了身体,“那,我就跟董大为说,您不在。我自己去对付、对付得了。”

  “就这样办。诈骗的问题,没有证据就不要瞎猜!检查也不能写,总行信贷业务部段主任的老婆,怎么能够在我这里——一个小支行写检查。这不是开玩笑嘛!”

  “行,行。实在不行,我自己替她写。”关卫兵说罢,退到门口,再转身,出去了。出来之后,再小心地把韩副行长办公室的门轻轻地关上。

  在天竺支行位于九层的的会议室里,董、骆喝着茶,等待着关科长安排去远东投资公司就台帐录入错误赔礼道歉的事。

  杨兰兰陪在他们身边,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她只有二十四五岁,圆脸大眼,白里透粉的脸蛋,丰满而匀称的身材,说起话来,总是嗲声嗲气的。

  她原来在国商银行湖北省荆洲市分行工作。前两年,有一次总行段主任到她们分行检查工作,而当时,杨兰兰刚刚分了新房子、结了婚,小日子还算甜蜜。作为信贷员的杨兰兰,中午陪段主任喝酒,连续几大杯白酒下肚,居然没醉,把个段主任给弄愣了,连连称奇;晚上陪段主任跳舞,她三步四步都会,伦巴、探戈不累,又把个段主任给迷住了。

  也该着她杨兰兰有富贵命,此时正巧段主任的老婆有外遇,与一个阔老跑出了国境,到美国定居去了。那段主任平日里本是寂寞难耐,只得靠偷看从国外买回来的三级片外加手淫来打发无聊的夜晚,同时,也渴望着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来报扬花之妻的一弃之仇。因此,在杨兰兰的鼓励和诱导之下,段主任立刻就致领导身份、更致党纪国法于不顾,在一个大白天,在他推脱了公务之后,以参观和体贴下属的名义来到了杨兰兰的家,但是,进得房来,看着窗外长江美景,感受着屋内温馨而静谧的环境,一阵子激情似火、天旋地转之后,床上已是一片狼藉,两人竟有了那种有人说时尚,有人说苟且的事情。

  进门是上下级的同事关系,出得门来,这个总行堂堂的段主任便与她杨兰兰成为如胶似漆的情侣了。到底是二十几岁的杨兰兰有手腕,还是大她二十几岁的段主任本性使然、以权谋私,就谁也说不清楚了。但是,两人心怀鬼胎、忐忑不安的时候,是暂时的;天南地北,以公、私电话维系爱情的时候也不长,只有半年,杨兰兰便与前夫离了婚,只有一年,杨兰兰便顺利地调到了这里工作,与段主任合法成婚,而且户口也进了京都市。

  只是这好景不长,段主任就宝刀不老,又对别人的老婆感兴趣,又跟别人的老婆激情似火去了!不过这是后话。

  关卫兵终于回来了。一进门先对营业部领导同志连哈了五次腰,而后,用他已经习惯的低声下气的语调说:“韩行长出去了。总行来人检查,要他去陪。只有我和兰兰陪两位去企业了!”

  董大为对官场上的这一套俗礼儿,既不懂、不习惯,也不喜欢,那韩小飞不出场,他不但没有感觉受到冷落,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

  也难怪韩大行长轻视董大为,也别看董大为现在像个人物,其实,前不久,他还在银行最基层的储蓄柜台上数票子呢!!!

  来自河北保定郊区的董大为,一九八五年就从人民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国商银行营业部天竺支行的储蓄所,在储蓄柜台上接柜、点钞、记帐,这项工作一干就是十几年!而前不久,赶上银行信贷部门任务重,同时信贷部门也已经由一个权力部门沦为一个资金推销部门的时候,支行商业信贷科缺人,他才被抽调上来凑个数,当了一名信贷员!眼看一个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就要步入不惑之年的时候,一没房子,二没钱,而且居然还是一个光棍汉,依然在银行集体宿舍里过着孤独的单身日子!

  要说能够让董大为有今天的风光之人,还是从总行新来此上任的刘行长。当刘行长到下属支行视察并与基层员工进行座谈时,才惊愕地发现了董大为,才发现像董大为一样在储蓄柜台上默默无闻工作着的百余名大学生。不久,营业部开始大张旗鼓地从基层招聘营业部处级和支行行长级干部。参加竟聘的员工要具有正规全日制大学本科以上的学历。于是,包括董大为在内的,三十几名大学生在刘行长到任后不到两个月内,便得到了破格提拔,走上了营业部处级和支行行级领导岗位。 保存书签
2、 “硕士肄业”生 4、节外再生枝 返回章节目录
Copyright © 2015 | 电脑版